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做画室的男模特
做画室的男模特

做画室的男模特

姜爽说:「我们三个一起考
美术的朋友想多练练笔,但毕竟总画石膏像太枯燥,所以打算找人当模特,一直
也没合适的。我就想到你。你的身材比例什么的挺适合,不知你愿意不愿意。」
我说:「怎么做啊?」姜爽说:「每星期六星期日到我们的画室,没外人没老师,
就我们三个女生。」我说:「啊?我行吗?我又没腹肌!」姜爽抬脚直踹我下巴,
说:「靠,你想哪去了!谁让你脱衣服!」没等我说话,姜娜打开门走进来,说:
「小峰,你家回来人了,要回去么?」姜爽说:「峰峰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再找
你,今天你在考虑考虑。」


  回到家里,我只说了忘带钥匙而去了隔壁,对被姜娜玩弄身体和姜爽所求之
事绝口不提。晚上我躺在床上回味着下午的一幕,一直处于兴奋状态,很晚才睡
着。第二天上午照常补课,下午2点放学,直接敲响了姜家的门。给我开门的是
姜爽,见到我去她很高兴。

  姜爽拉着我进屋,问我:「昨天求你的事你考虑了吗?」我说:「又不脱衣
服有什么可考虑的,可以去啊!」

  姜爽抱了我一下说:「就知道你会答应!你真好,我向你保证,以后见面不
用脚说话了!」说完,顽皮的眨了眨眼睛。接着,又讲好了时间地点和需要注意
的地方。

  姜爽说:「我们也就能画一个半月吧,等不用画了再结账,200块钱怎么
样?如果时间长再多添。」我顿时兴奋的说:「还有钱呀?」姜爽说:「你以为
我让你白画啊,傻瓜!」

  我答应姜爽去做模特,但却没想到等待我的是一场噩梦。星期六,我跟家里
说出去玩,然后就坐公交车到了姜爽学校的门口。姜爽早已等在学校门口,她带
着我往画室走,一边走一边说:「今天我得去连跆拳道,会馆从韩国请来的教练,
机会难得,所以一定要去。一会到了画室我给你介绍下我那两个姐妹,你就先让
她们画吧,画完了你就走。」我犹豫了一下,说:「好吧。」

  到了画室,已有两个女生在里面支好了画板。姜爽把我领进去,说:「我找
的模特,张峰。一会你们跟他摆姿势吧,我没时间了。」然后指着一个穿着休闲
毛衫、牛仔裤、高筒皮靴的女生,说:「她叫唐姗姗,我的同学。」又指着另一
个穿着校服、运动鞋的女生,说:「她叫孙璐,我们一起学画的朋友。剩下的你
们自己熟悉吧,我走了。」说着向我们摆摆手,就出去了。

  被她们当着假人败了姿势画了大半天后,她们才算告一段落。休息时,唐姗
姗说:「一会你把衣服都脱了,我画一下。」我连忙拒绝说:「我跟姜爽讲好了
的,不脱衣服啊,我不干。这样的话我走了!」孙璐说:「你跟她讲是你跟她讲
的,我们临时觉得想画luoti,你摆造型我们画就是了!」我依然拒绝,并
决定离开这里。唐姗姗突然起身,在我肚子上踹了一脚,说:「你别TM的以为
是姜爽找来的我就不敢打你!我多给你钱,就是要画,怎样?」我的肚子像被一
个雷击中一样,半天才缓过气来。孙璐走到唐姗姗身旁,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唐姗姗走过来问我:「你没事吧,对不起啊,刚才用力了点。休息一下吧,咱们
一会再画。」我的心里充满了委屈,恐惧和愤怒,但又无法爆发出来。

  待我休息一会后,孙璐把一个电暖器打开了。说:「赶紧脱,还按照刚才那
个造型摆。」我既不能反抗,又不能拒绝,只能照做。两个女生离我不远,在她
们的注视下,我的身体有了反应。我是侧脸对着她们,看不见他们的表情,但听
得见她们的笑。

  唐姗姗说:「你能不能控制下?」说完,一个橡皮打在我的腿上。我一下子
爆发了,我对她喊:「你TM的别欺人太甚好不好!这是我能控制的住的么!」
唐姗姗走过来,把我推靠在墙上,抬脚踹在我的胸前,踹完并没有将脚拿下来,
而是用脚跟用力揉捻了几下才将脚拿开。拿开时深重花纹的鞋底直接从我身上蹭
了下去,在小腹上停住又用力碾几下才拿开。然后揪着我的头发把我绊倒,将脚
踩在我的胸前,对孙璐说:「璐璐,上来踩他!」

  孙璐走上来,抬脚踩在我下面上,微微用力揉碾着。我下面的反应很强烈,
但我立刻清醒的想到姜娜和我说过的话,我下面还要在18岁时等着娜姐的「献
礼」,不能毁在她的脚下。孙璐在逐渐加快速度,也越来越用力,DD被她脚跟
踩得很疼,我连忙把住她的小腿,不让她用力。而胸前,正被唐姗姗的鞋跟蹂躏。
粗粗的方根很硬,被她用力转着圈踩着我的前胸,胸前由于刚才给她鞋底磨擦过,
肉隆起成不规则的深红色的道子,鞋跟的转碾,又形成圆形或是扇形的肿起,已
经有些破皮,呈现出血点。孙璐依然在蹂踩我的多多,我用力把住她的脚让她停
止。唐姗姗轻声对孙璐说:「别踩那了,踩坏了就麻烦了。」孙璐这才放过。

  然而放过我的下面并不代表就放过我的身体,她用鞋底轻轻的蹭着我的肚皮,
然后恨恨地跺了一下,我身体往上一弓,差点将扶着椅子站在我身上的唐姗姗摔
下去。她愤怒的用鞋跟铲了我一下,顿时,钻心地疼痛传来,我感觉到有液体在
流淌,我知道是流出了血。

  我挺起脖子要看看伤口,但唐姗姗抬脚将我的额头踩住,说:「看什么看!」
她的鞋离我的鼻子很近,我闻着鞋底皮革的味道,身体里似乎有一阵电流流遍全
身。我忽然觉得我爱上了这股味道,那一阵贪婪挥之不去。由于鞋底并没有直接
贴在我的鼻子上,还有些许距离,那股味道若有若无,若隐若现,时而浓重,时
而轻忽,飘飘渺渺,隐隐约约的钻进我的鼻孔,折磨着我的神经。那是我第一次
闻到这么淳朴、这么生动、这么诱人的鞋底的味道,那是皮革摩擦后与尘土融合
出来的气味,让人闻了,犹如上瘾一般。就好像郑渊洁笔下,《邋遢大王奇遇记》
里那只爱闻汽油味的老鼠那样,从骨子里发出的热爱。时隔十余年的今天,我仍
然回味,但是可惜的是,现在工艺的加深,鞋底的材质有所改变,那种醇香的气
息很难再寻觅了,或许只能在回忆中存在了。

  在我陶醉在这股奇香之中的时候,孙璐用鞋底揉蹭着我的伤口,阵阵刺痛使
我清醒。被异性如此凌虐,实在是耻辱,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有的感受,我当然也
不例外。然而,我却在这耻辱中有一丝兴奋和迷恋。从被姜娜玩弄过之后到被这
两人欺辱,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甚至希望时间停止,让她们的脚不要离开我
的身体,虽然被弄破的伤口、被踩踏的划痕、被蹂躏的**都很疼,可是,我却俨
然爱上了这种疼和痛,挥之不去,抹之不掉。

  过了很久,唐姗姗说:「行了,起来吧。穿上衣服,你回去吧,我们也该回
去了。明天还来!」孙璐笑着说:「明天还敢不敢来啊?」我说:「敢!」我没
有丝毫犹豫,我甚至希望明天她们还这样对我,只是别再弄出伤口就好。孙露接
着说:「明天姜娜也会在,你不用担心被虐了。但是你回去不许说今天的事,不
然你就废了!」我说:「知道了。」

  星期日,我又如约来到画室。由于姜爽在场,我并没受到任何虐/// 待。虽
然身体很轻松,但心情却很沉重。我看着下面三个女生的鞋子,特别是唐姗姗那
漂亮的小皮靴,回味着前一天被踩在脚下的感觉和靴底的味道,总有一种失落感。

  就这样平淡的过了一周,当下一个周六我走进画室的时候,唐姗姗已经不在。
我很遗憾,因为早上走的时候,姜爽告诉我还要去练跆拳道。没有姜爽在,我知
道唐姗姗和孙璐还会像上周那样凌虐我,可是,事实却让我很失望。

  孙璐说:「过来坐。」我搬个椅子坐在她对面。孙璐问:「上周的事你告诉
姜爽了?」我说:「没有啊!」孙璐说:「那为什么昨天姜爽和姗姗吵了一架,
姗姗说不再来了呢?」我说:「这个我真不知道。」我偷偷的看了一眼孙璐的脚,
依然是上周的那双白色的,有点旧的运动鞋。我问:「今天就你自己吗?」孙璐
点点头,说:「身上的伤好了吗?」我说:「好了,已经结痂了。」孙璐说:
「姗姗弄得太狠了,她让我替她说声Sorry。」我摇摇头,说:「没关系。」
孙璐说:「被我们那样弄你并不反感,对吗?」我说:「这个也说不好,反正,
反正就是……」孙璐笑着说:「反正就是还想被我们踩对么?」我没有说话。孙
璐说:「以前被人这样过吗?」我说:「没有。」然而,我忽然想到,上一次姜
娜也曾踩过我,只是踩了几下就下去了。孙璐说:「那很奇怪,上次姗姗用脚踹
你蹭你的时候,你的反应不像没被开发过的啊!」我说:「有区别?」孙璐说:
「当然有。没被踩过的人会反抗,或者会哭,总之不会一动不动的让我们踩就是。
我看你反映不强烈,才那样的。」我「哦」一声,算是回应。

  孙璐从书包里拿出一小张纸递给我,说:「这是我的呼机号和QQ号,如果
你什么时候想被我踩就找我。」我接过纸,说:「我没有QQ啊!」孙璐叹口气,
说:「我给你一个吧!」拿笔在这张纸上写了两组数字,说:「上面的是号码,
下面的是密码。」递给我时问:「你会上网吗?」我说:「不会。」孙璐说:
「一会我带你去网吧,教你上网!」我说:「好。今天不画了?」孙璐说:「不
画了。估计以后也不来画了。」我说:「那去上网吧。」孙璐说:「不急。我得
问你个事儿。」我说:「什么事儿啊?」孙璐抬了抬脚,笑着对说:「咱俩说这
么一会儿话,你有意无意的看我脚好多次了,你究竟想什么呢?」我说:「没有
啊,我没看你脚!」孙璐抬脚踹在我的腿上,说:「真的没有吗?」我说:「没
有。」孙璐说:「还说没有呢,都踹在你的腿上了,看又不敢看,还无动于衷的
任凭我踹着。」我推了她脚一下,她的脚拿开了,可是在这一瞬间,我看到了鞋
口露出的一牙白袜,身体里那股电流又飞快的运转起来。孙璐又抬起脚,停在了
我裆部上面,鞋底已经沾到了裤子,但并没有用力踩下去,没有接触到肉。很快
又放下,说:「心跳的厉害吧。哈哈,走,上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