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电锯美女的任务
电锯美女的任务

电锯美女的任务


  月朗星稀,夜幕下的G 城灯红酒绿,车水马龙。五月的到来让北方的城市也
增加了许多长裙和短裤少女,而大部分人手里都或拿着手机或戴着耳机,其他人
则都在和身边的人交谈。

  夜白也和其他人一样,大部分时候都离不开手机。一头长长的略带卷曲的棕
色头发,双眸大而黑亮,面容粉嫩,看起来有一股让人忍不住咬下去的感觉。她
穿了一身黑色包臀连衣短裙,高耸的胸膛包裹在里面,下来露着一双修长白皙的
长腿,让她170 的身高看起来更加高挑。

  夜白正将自己的手机高高举起,微笑地看着自己的手机画面。她正在用手机
软件直播,和很多女主播一样,夜白喜欢走到哪播到哪。手机屏幕上观众不断地
给夜白刷着礼物,或是称赞着夜白的样貌,以及吵着说要看腿的,而夜白都简单
地将他们打发了,大概在她的粉丝心中,夜白是个温柔的御姐。

  「那……宝宝们,今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几个重要的朋友,欧阳美,乐
合跟宗离。」夜白用温柔甚至有点酥麻的声音对着手机屏幕说着,然后推开了水
吧门走了进去。

  「哈依!」夜白朝水吧里面的一桌挥了挥手,但是紧接着,夜白微笑着的表
情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那里坐着两个男人,一个是卷发并戴着黑框眼镜帅气的男青年,尖尖的下巴,
脸上刮得很干净,看不出一点胡茬,里面穿着一件格子T 恤,外面是没有系扣子
的短袖衬衫。另一个则是满面棱角,目如彗星,头发被剃下两边,下巴留着一小
撮胡子,穿着一身黑色夹克的年轻人。

  这两个人坐在那里不出声,而桌子上正流淌着一滩绿色的饮料,顺着桌边一
点点滴下去。

  夜白当即看得出出事情了,但由于手机屏幕上不断刷着粉丝们发的弹幕,夜
白一时间想不出东西来,就继续播下去了。

  「来来来!我郑重为大家介绍一下,这边戴眼镜的小哥哥就是欧阳美,他是
个漫画家。」夜白转过身,手机镜头收进了两个:「怎么样?嗯?说什么?大家
以为欧阳美是妹纸?」夜白噗嗤笑了:「那陆小凤是男的还是女的?」

  欧阳美对着夜白手机镜头挥了挥手,然后夜白继续介绍着。

  「这边酷酷的大叔就是乐合,他是替身演员,给大家认识一下哦!不过……
好像人没有到全,先到这里吧!拜拜!」夜白抛了个媚眼,然后关掉了手机软件。

  「怎么了?这里刚刚发生过什么吗?」夜白问道:「对了,宗离到哪去了?
怎么没见他来?」


  「宗离?」乐合皱着眉,把拳头挡在鼻子下面:「他刚刚走了,而且……特
地跑过来和我们断交。」

  「啥?」夜白嘴巴张得大大的,这一幕要是被她直播的粉丝看到肯定会吓一
跳。

  「为什么?他说原因了吗?」

  欧阳美答道:「没有,但是刚刚他已经删除了我们的微信账号,能联系到的
渠道都断开了,几乎已经处理到了我们从未认识过的程度。」

  「不会吧……」

  乐合咳了一下:「没办法,这是事实,这小子气得我刚刚差点一拳揍过去。」

  「你这看起来已经打了哦!」夜白温柔地说着,指了指流淌在桌面上的那些
饮料。

  「我不管了!爱谁谁吧!」欧阳美站起身:「说好我们哥们儿五个每半个月
聚一次,往后就变成四个人了。」

  「诶?」夜白突然伸了伸手:「蝶魅呢?她来了没?」

  「来了!」

  一阵十分庄重的女声从夜白身后传来,夜白回过头,身后正站着一个留着垂
耳短发的美女。她虽然眼睛不大,但微微翘起的眼角倒是为她增添了许多魅力。
脖子上围着水绿色围巾,穿着黑色制服,黑色的丝袜,胸前白色衬衫解开了一颗
扣子,深邃的乳沟清晰可见,曼妙的身材在制服的包裹下也显得更魅惑。

  「刚下班啊蝶魅!」夜白双手放在夜魅肩膀上。

  「公司培训新人,上头把这群菜鸟丢给我就走了!」蝶魅微笑着说,顺便无
奈地摇了摇头。

  「不过……」蝶魅立刻眉头紧锁起来:「我刚刚和宗离擦肩而过了,可我叫
他他也不答,出什么事了吗?」

  「你问这个?」欧阳美托着下巴说:「来来来,我慢慢给你道来。」

  夜白叹了口气,然后朝玻璃窗外无尽的街道望了望。

  宗离此时此刻就走在这条街道上,他眼中似乎冒着火焰,但是听觉似乎已经
被完全封闭了,周围任何声音他都听不见,就这样一个劲儿朝前走。

  来到家门前,宗离用钥匙打开门,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屋里并死死扣住了房
门,一声自动上锁的声音回荡在客厅里。

  宗离脱下米黄色外套,走到卫生间镜子前看了看自己连续几天没刮的脸,于
是拿起水池前刀片几乎弯了的刮胡刀刮起胡茬来。刮了差不多之后,宗离便脱下
衣服走进浴室洗了个澡。

  此时的宗离变得容光焕发起来,毕竟很多男人洗完澡之后都会感觉上比之前
帅了很多。宗离面部轮廓坚挺,双眼不大但是很有神,像是一对深邃的星球,总
体来说算是个俊美青年。身材不是十分高大,但是十分健壮,虽说做着卖保险的
工作,但是看得出从没停止过锻炼。

  宗离穿上了一件运动背心和运动短裤,然后走进卧室,从卧室前的写字台上
取下了一个文件夹,上面被用黑色马克笔标注着「卧龙阁」三个字。虽然是简简
单单三个字,但却是宗离在这一夜和好友断交的主要理由。

  宗离翻开了第一页,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而在第二行中间位置,在「娄
昭」这两个字被红笔在底下划了一条红线。

  「娄昭……」宗离皱了皱眉,看着那条火热的红线:「看来不越过这道防线
是不行了啊!」然后宗离从架子上拿下了一个小竹筒,打开了盖子。

  「操!我就认倒霉吧!」

  「你好!」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黑休闲西服的美青年人,他留着一头红色半遮
面的发型,右手托着尖尖的下巴,瞪着墨绿色的瞳孔,坐在桌前。

  「你叫宗离对吧?」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拿桌上的茶水。

  「不错!你是娄先生?」宗离满面笑颜地朝他点头「嗯,我就是娄昭,我看
到你在我们的小网站的留言,这表示你决定加入『卧龙阁』了是吧?」娄昭把茶
水轻轻小啜了一口,摆出一股高冷姿态。

  宗离点头:「对!那些关于卧龙阁的资料我都在网页上翻烂了,听说入卧龙
阁要为卧龙阁做三件事,具体做什么,是……」

  「我没问你那么多!」娄昭突然打断了宗离的话。

  宗离右手握紧了拳头,如果是以前的话,他差不多就会一拳打过去了。

  娄昭拿出了两张纸丢在桌上。

  宗离把两张纸拿来翻看了一通,然后放下了:「这是两件,那么第三件是什
么呢?」

  娄昭站起身:「第三件事,等你把这两件办成了再来找我们,我们那时候会
告诉你。」

  「靠个窑还真是麻烦呐!」宗离挠了挠头。

  「少放屁了!还有……」娄昭转过脸瞪了宗离一眼:「别他妈跟老子扯黑话,
卧龙阁不是你想的那种三流黑道帮会。」随后朝茶馆门口走了过去。

  宗离的右手用力捏着那两张纸,把纸整个给捏皱了,第一张纸上在最上面写
着三个黑体大字:「天杀星」!

  「妈的!亏他卧龙阁想得出来!」宗离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然后翻到了第
二页,在最上面写着「电据美少女」五个字。

  「这个任务倒是不错。」宗离立刻来了兴致,然后看了一下资料:「师语绯,
21岁,师范学院女大学生,如果是这个任务的话大概很快就能完成。并且看了看
资料纸上面的照片,倒是让宗离有点小兴奋。

  「那就……今天晚上吧!我去见见这个电锯美少女!」

  六个小时以后,天已经完全黑了,周围的路灯也都亮了起来。

  师语绯正拎着手包走在小路上,头发在脑后绑成一个马尾,尖尖的下巴,一
张清秀可人的面孔白里透红,上身穿着白色衬衫,从前面看得清隆起的酥胸,而
下身则是一条短短的百褶裙,几乎只覆盖在大腿根部,修长的美腿被一双黑色丝
袜包裹着,脚上是黑色的细跟高跟鞋。

  现在虽然只是晚上九点半,但街上已经见不到什么人了,也没有多少过往的
车辆,大部分时候几乎听得到叶子落在地上的声音。

  师语绯停下了脚步。

  「已经跟了很久了吧?如果是的话那就现个身吧!」师语绯以十分甜美的声
音说道。

  从师语绯身后走过来的是一个穿着米黄色风衣的男人,不用说,这人当然就
是宗离。

  师语绯转过身,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这个陌生人。

  「你好!师语绯小朋友……」宗离高高抬起下巴,用一股蔑视的眼光瞄着师
语绯。

  「小朋友?」师语绯朝宗离走了两步:「跟了我那么久,说吧!到底有什么
目的!」师语绯翘起粉红的嘴角,看起来并不因眼前的状况感到吃惊。

  宗离邪邪地笑了:「身材不错嘛!不过,很抱歉打扰了你正常的生活作息,
现在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麻烦你和我走。」

  「哦?」师语绯放下了包:「你确定你有本事让我跟你走?你跟了我那么长
时间我都没感觉到你的伶息呢!」

  「伶息?」宗离顿了顿,继续说道:「不管那么多,反正你跟着我就对了!」

  师语绯把手伸到了包里:「人类总是在承担了后果之后才知道自己错了,真
是可惜哦!」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把不到二尺长的刀,确切说应该是一把锯,因
为刀刃上布满锯齿,似乎每一个锯齿都是一颗虎牙,随时要将对方碾成碎肉。

  宗离觉得有点紧张了,一滴汗液顺着鼻翼流下来。

  「这就是你的锯?」宗离强颜欢笑地嘲讽道:「电锯美少女吗?我还以为你
随身带着一把电锯呢!」

  「哦?这话不对哦!」师语绯摇了摇左手食指:「电锯惊魂里有电锯吗?」

  宗离从风衣口袋取出一把手铐:「那我只好强制性带你回去喽!」然后一个
箭步朝师语绯冲过去。

  「我还以为是高手呢!」

  师语绯一个侧身闪避过去同时一脚踢在了宗离背上。宗离后背被高跟鞋鞋跟
猛戳,差点摔倒,然后又一个闪身朝师语绯扑过去。师语绯回身拿起手里的锯朝
宗离劈了过去。

  锯劈下的瞬间,一股气刃脱刃而出朝宗离袭来。宗离还没弄懂怎么回事就被
这股无形捡起击中胸口并飞出五米多远摔进了垃圾堆上。

  「切!垃圾,我连三成力都没出!」师语绯微笑着走到垃圾堆前,得意地看
着倒在地上的宗离。

  宗离趴在地上,一大滩血水流出,从宗离的侧脸看得出他已经头破血流,倒
在那里不动弹了。

  师语绯踩了踩宗离几下:「死了?」然后转过身捡起包,把那把锯装回去,
然后拿起包继续走着。

  师语绯的家在三楼,这里通风好,而这附近的楼房最多不过四层,也算是比
较高了。虽说每次师语绯上楼时候都会叫累,但是没办法,谁让自己当初非要找
一个舒服点的花园呢!

  放下包,师语绯走进卧室,打开电脑并登陆了QQ,和几个朋友聊了几句,还
把自己刚刚的经历讲了一下。随后,她便躺在了床上。

  「自己住好无聊的说……」师语绯突然坐起来:「不如……来一场阔别已久
的游戏吧!」

  师语绯走到梳妆台前弄了弄自己的头发,然后打开了梳妆台边上的一个小抽
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捆绳子,一个口球,两个手铐,还有些小玩意儿。师语绯在
学校的同学不会相信,她会有这样的爱好。

  她坐在了地上,先拿起了红色胶带把自己的高跟鞋跟并在一起粘了几层,然
后拿起绳子开始从脚腕开始一层层捆扎起来,最后一双修长的丝袜美腿都被并拢
捆在一起后,师语绯开始用绳子捆自己的上身。师语绯解开了白衬衫上面两个扣
子,露出了深深的乳沟,随后她隔着衬衫用绳子勒住自己高耸的胸部,随后将绳
子在自己上身来回捆扎捆成了一个龟甲缚,最后拉出了两条绳子抻到自己胯下朝
后拉过去。

  「嗯……」师语绯轻轻地呻吟着,那两条绳子隔着内裤牢牢印在了自己两腿
之间直到双臀末端,并在最后面死死捆住。

  「嗯……接下来,马上就完成了呢!」师语绯拿起一团丝袜,将丝袜塞进嘴
里,把小嘴弄得鼓鼓的,外面露着一小截,然后她用胶带粘住了嘴巴。随后开始
用绳子将自己背过去的双手捆起来。在那之前师语绯先用手铐把自己双手拉到背
后拷住,然后才开始用绳子一点点捆起来。

  就在快完成的时候,师语绯仰起头,闭着媚眼轻轻叹了一声,感受着自缚带
来的满足感,而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有人在开门。

  「嗯?」

  师语绯觉得有些不对劲,那人似乎是在用万能钥匙铁丝之类的东西撬门锁,
速度愈来愈快。

  「难道是有贼吗?」师语绯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试图解开身上的绳子,但是
之前捆得太紧,即使是自己也很难将绳子解开了。

  「咔嚓!」门被撬开了,师语绯心凉了半截,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麻烦找上
门来。她没有心思去考虑开门进来的是谁了,只是在忙着手头的事情。

  那人走进来了,可是师语绯还尚未解开绳索,而进来的这个人师语绯在看见
他的那一刻顿时吓了一跳。

  没错!就是刚刚已经被她干掉的宗离!

  「呦!小女孩,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啊!这倒是省了我不少事情。」宗离
抹了抹头上流着的血液,然后把一小团布丢在地上:「这样看来,我事先准备好
的安眠剂用不上了,呵呵呵!」

  然后他走到了师语绯面前,蹲下身子,撕下师语绯嘴巴上的胶布,然后把师
语绯嘴里的丝袜取出了来。

  「你,你居然还能站起来?!」师语绯问道。

  宗离捏着师语绯尖尖的下巴,抹去了师语绯嘴角的口水渍:「是啊!我怎么
还能站起来呢?」然后从自己上衣里面掏出了一大块钢板放在了一边。

  「你……」师语绯傻眼了,刚刚自己差点就弄死了宗离,这下落在宗离手里,
宗离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所以师语绯只有继续想办法弄开绳子。

  「别费力了哦!」宗离一把将师语绯搂在怀里,然后握住师语绯的手:「虽
然你刚刚那一刀没砍伤我上身,但是你把我的头弄破了,我要……」说到这里的
时候,宗离凑到了师语绯耳边:「十倍还给你。」

  刚说完,宗离随手把师语绯脸朝下按在地上,拿出一根绳线将师语绯手指每
一根都捆了起来,之后还用胶带将师语绯的手腕牢牢粘住。

  「糟了!这下很难挣脱开了……」师语绯心中大感不妙,而宗离此时将她抱
起来丢到了床上,然后宗离翻了翻师语绯的手包。

  「嗯?」宗离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避孕套,在师语绯面前晃了晃:「这个是什
么?是约炮用的?还是用来在被强奸时候减小损失的?真是个淫荡的女人。」

  师语绯面目羞红,真的很后悔刚刚没有在宗离身上补一刀。

  宗离拿起桌上的手铐钥匙,然后趴到了床上,把师语绯压在下面。

  「你,你要干什么?不怕以后我报复你吗?」师语绯带着一股倔强的语气对
宗离「威胁」道。

  宗离一把捏住了师语绯的乳房,轻轻揉了揉,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于是一
把撕开了师语绯的白衬衫,一对被绳子勒住的雪白滚圆的乳房立刻蹦了出来,淡
粉的乳晕上是已经发硬的乳头。

  「哼!没穿胸罩,果然是个淫荡的女人!」宗离一边说着,拿起一个塞口球
猛塞进了师语绯口中,在她后脑勺死死扎好。

  「呜呜?!……」师语绯晃着头,知道已经晚了。

  宗离随后直接暴力撕碎了师语绯的白衬衫,露出了一副白皙柔嫩的胴体,随
后宗离有扯下了师语绯的百褶裙和蕾丝内裤,现在师语绯除了丝袜和高跟鞋以外,
她全身都已经裸露在宗离面前。

  宗离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师语绯,她胯下竟然完全没有阴毛,看样子是不久前
剃过了。而胯下的那两条绳子则是牢牢地嵌进了她胯下蜜肉的缝中,仔细看已经
有些湿润了。

  「嘿嘿!」宗离坏笑着把师语绯翻过来,把卡在她肉缝里的那两条绳子轻轻
朝两边拨开。

  师语绯玉容失色,她知道宗离准备要干什么,虽然已经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但是因为自己一时失误落到这个结果,心里很不情愿。而这时宗离已经从抽屉里
拿出了一根震动棒和几个跳蛋过来。

  「来吧!别害羞……」宗离奸笑着一把将师语绯的乳房捏在手里,将其中一
个跳蛋用胶带粘在了乳头边上,随后又将另一个粘在了师语绯另一边的乳头上面,
然后打开开关并将连着线的遥控头塞进师语绯的丝袜口处。

  「呜呜呜!……」师语绯霎时面色羞红,乳房的敏感处被跳蛋刺激着让师语
绯全身还是发热,不断扭动着被绳子勒住根部几乎要爆出的乳房。

  宗离已经解开了师语绯腿上和脚腕的绳子,然后将她双腿改为分开交叠着捆
住膝盖和脚腕大腿处,随后宗离将师语绯整个身子抬起来,解开自己的裤子拉链,
将那根怒挺已久的巨棒露了出来,正对准正上方师语绯微微敞开的蜜穴。

  「你用你的锯打坏了我的头,那么现在,试试我这根『烧火棍』如何?」然
后一把将师语绯「套」在了自己的肉棒上。

  「呜?!」

  这种体位加上猛力朝下按动让师语绯瞬间被肉棒顶进了子宫,这使师语绯在
被插入的一瞬间猛抖了一下。随后,宗离便开始将师语绯像是操作飞机杯一样握
住腰部一下一下在自己坚挺的肉棒上面上下撸动着。

  「呜!呜!呜!……」师语绯在宗离的一阵阵上下抽插中扭动性感的娇躯,
一对滚圆的奶子上下抖动着,宗离抽插自己蜜穴的速度愈来愈快,不到五分钟,
师语绯便高潮了。

  爱液顺着宗离的肉棒流下,宗离将师语绯拔起来,把她脸朝下按在床上,以
后入式的姿势将肉棒再次插入了师语绯的下体,还顺手朝师语绯圆翘的屁股上拍
了几巴掌。

  「呜呜呜呜……」

  「奶子不小啊!肯定经常被人摸对吧?哼!」宗离突然伸手去握住了师语绯
被绳子勒住的乳房根部,然后用力撸动起来。

  「呜呜?!」师语绯的乳头被黏了跳蛋,已经被刺激得不行,而现在又被宗
离握在手里,师语绯仰起头娇吟着,不久,又高潮了一次。

  十几分钟后,宗离一把握住师语绯的腰,挺直腰板将胯下那根巨棒朝师语绯
泛滥成灾的阴道最深处猛戳了进去,一大股炽热的精液重重打在了师语绯子宫里,
师语绯被射得全身颤抖了一下,然后瘫倒在了床上。

  宗离缓缓将肉棒拔出,一大股爱液连带着白浊的精液从师语绯被干得敞开的
蜜穴中缓缓流出,顺着师语绯的丝袜美腿流到了床上。

  宗离呼了口气,看着瘫倒在床上的师语绯,心里很是满足,然后就走到外面
客厅坐在沙发上,拿出风衣里的几张纸开始看了起来。

  大约到了零点的时候,师语绯挪了挪身子,看了看客厅里的宗离,已经倒在
沙发上睡着了。

  「呜……真是狼狈,居然被那种渣渣偷袭还被强奸了……」师语绯心里暗自
叹了口气,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解开绳子。

  「真是麻烦,伶息也使不出来……」师语绯试了试解开捆住手腕的绳结,原
本这是很容易的,但是之前师语绯给自己上了手铐,限制了双手的活动范围,这
让形势更加严峻了。

  师语绯看了看对面的梳妆台,钥匙放在梳妆台的边缘处,先拿下钥匙解开手
铐,才能解开绳子。于是师语绯计算了一下,决定先解开塞口球,然后跳到梳妆
台边上叼下钥匙。她脸部在床边来回磨蹭了几下,塞口球逐渐松动了一点点,过
了一会儿,终于一整个都解开了,一小股口水顺着师语绯红润的嘴唇流下来。

  「咳咳……」师语绯小声咳嗽了几下,这时候粘在自己乳头上的跳蛋还在动
呢,依旧在刺激师语绯的乳房。师语绯不敢叫出声,强忍着跳蛋给自己带来的刺
激,然后准备朝梳妆台窜过去。

  「呜……」师语绯面色绯红着低声娇吟了一声:「不行,还是得过去!」正
在她准备朝梳妆台过去的时候,一只火热手拍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嗯?!」师语绯大吃一惊,转头一看,赫然是刚刚熟睡在客厅的宗离。

  「怎么?想拿钥匙打开手铐逃跑吗?」宗离得意地看着师语绯,似乎是在藐
视一只受困的小动物。

  「啊!你居然……」师语绯感到自己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有的逃跑机会就
这样没了。

  宗离把手铐钥匙拿在手里,然后把师语绯按在床上:「想拿钥匙吗?可以,
我给你一个机会把钥匙放在离你很近的地方,但是能不能拿到就看你自己的喽!」

  师语绯看宗离邪邪的表情,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而就在这时,宗离拨
开了师语绯注满春水的蜜穴,然后钥匙头对准了师语绯的阴蒂点了一下。

  「呜嗯……」师语绯敏感地给了宗离一个回应。

  宗离轻笑道:「就放在这里了,你自己来拿吧!」说着,就将钥匙对准师语
绯的尿道孔戳了进去。

  「啊啊?!那里是……」尿道瞬间被冰冷的钥匙插入,让师语绯哭笑不得,
而就在这时,宗离拿出了一块布在师语绯脸上捂了一下,在一股强烈药味的刺激
下,师语绯晕倒在床上了。

  「安眠剂还是用一下的好。」宗离把布丢到一边,然后把师语绯抱起来,走
进了浴室里。

  不知过了多久,师语绯醒来了,可是刚醒来的师语绯只觉得周围很冷,随后
便发现自己正侧躺在浴室的浴缸里,身上被四马攒蹄绑着,双脚被强制拉到后脑
勺,几乎要碰到自己的后背了。

  宗离正站在一边拿着一根管子,然后把师语绯抱了出来放在一边,打开水龙
头继续储水。

  师语绯想说话,但是嘴巴被塞了带洞塞口球,完全发不出有条理的声音,只
能「嗯嗯嗯……」

  宗离关了水之后,拿起那根管子在师语绯面前晃了晃:「真没想到你家里还
有这种好东西啊!不过这是刚开封的,估计你还没用过。」然后宗离把一个四周
布满小洞的假阳具样的头固定在了管子的一端,说道:「这种灌肠器很不错,只
要插进你的屁眼里,另一头的机器放在水中,就可以直接给你灌肠了。」

  「呜呜?!」师语绯见状不好,疯狂摇动侧躺在地上的身体,但宗离还是把
师语绯强制按住,并掰开了她白皙的臀肉,将那根带洞假阳具龟头对准了师语绯
紧闭的肛门口,然后一点点顶了进去。

  「呜……」师语绯的菊花就这样被粗大的假阳具强制挤进去,没有一丝润滑,
很快就插进去了一半。宗离似乎觉得有点费力,于是一点点左右拧着将剩下的半
截完全插进了师语绯的直肠里。

  师语绯感到那假阳具的头直直抵在自己肠壁上,心里一阵发冷,知道接下来
宗离会做什么。而宗离则将管子另一头连接的仪器放进了浴缸的水中,在外面打
开了开关。

  「嗡……」

  水中传来一阵机器运作的轰鸣声,师语绯感到一股凉意由菊穴袭来,直肠壁
被一股凉水冲了一下,随后便是源源不断地水顺着管子灌入师语绯的直肠里,速
度很慢,犹如一条水蛇在师语绯直肠中缓缓穿梭寻找出路。

  「呜……」师语绯轻轻挣扎了一下,宗离朝师语绯走了过来,然后将她抱了
起来。

  「不过我觉得,只从下面给你灌肠可能太单调了,所以我决定,让你从上面
和下面一起来。」

  师语绯有些不知所措,刚刚反应过来宗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被宗离一把
丢进了注满水的浴缸里。

  「咳咳咳咳……」师语绯因为戴着带洞塞口球,加上整个身子都侧身没入水
中,不断挣扎咳嗽着,一股股凉水在师语绯被迫带着口球的情况下不受控制地灌
入师语绯喉咙里。在这样的前后夹击之下,师语绯侧身四马攒蹄地躺在浴缸里疯
狂挣扎着。

  宗离托着下巴:「挣扎啊!我看你能不能坚持到直肠把水都灌肠吸收进去,
或者,你就继续这样被前后夹击地灌下去吧!」

  师语绯根本听不到宗离说的话,就这样在水中疯狂挣扎着。

  听着师语绯挣扎的声音,宗离走出了浴室并出了师语绯的家门来到外面,拿
出手机拨打了上面标有「娄昭」二字的电话。

  「电据美少女的任务我完成了。」

  「嗯……天杀星呢?」娄昭的声音十分严肃,但是并没有追问的意思。

  「天杀星,这任务我恐怕做不了,娄先生,能不能……」

  「那就不用做了,两天后你带着师语绯来找我就行,到时候我给你安排第三
件事情。」

  宗离关掉电话,仔细想了一下,天杀星的任务为什么不用做了?

  就这样,宗离朝前面的一家超市走了过去。

  在走过去的途中,一处拐角里,一个穿着警服和包臀裙及高跟靴的魅影正在
暗中注视着宗离的背影。 0